齐婉

齐婉。写写画画,随性而为。

白鹊#
黑化鹊#囚禁梗#没开起来的小破车#
ooc算我的#
幼儿园文笔预警#
李白热衷于得到人心的感觉,越清冷越兴奋。
被依赖再毫不留情的甩开,欠下数不清的桃花债。
这次他的目标是对谁都一副冷脸的扁鹊。

“药,还是毒?”
“莫唤某医者,某从不曾有什么所谓的医者父母心。”
“想救人?钱,或者你。”

他刻意在王者峡谷制造了无数次偶遇,有意无意搞得一身伤时不时往医馆跑。

……

期一月。
扁鹊会放弃给对面叠毒的机会反身奶他一口,会在他受伤时瞪他道再有下次就不管他,会在他唤他“阿缓”时少有的红了脸提了药瓶子佯装要打他。

……

李白在表白时一贯是面无表情的扁鹊眼中竟也能透出欣喜的光,他小心翼翼的问:“一直…不离开?永远,不加害?”李白笑答:“当然。”

理所当然的春宵一刻值千金。

期三月。
是时候,毫不留情的甩开人了啊。
李白开始横眉冷对扁鹊近乎讨好的种种举动,提了分手。

“你说一直不离开的。”
“骗你的小医生”
“李太白你别丢下我…”
“……”

李白自是风流,不过几日便见他和韩信交往甚密,亲昵的唤他重言。

一日李白酒醉再醒。
眼前一片漆黑,手脚被链住。
冷……。药香?医馆?扁…
他还没想完,忽觉空气中药香味被无限放大,耳边响起的声音冰冷。

“把你锁在暗无天日之地,从此喜悦悲苦都为我。”
声音好听,言语无情。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