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婉

齐婉。写写画画,随性而为。

#白鹊
#不知道写的是什么
#ooc算我的
#[国境四方—RaJor]歌词贯穿全文

——————
[你是铩羽而归的勇将]
年少轻狂,热血难凉。
“欲上青天揽明月。”李白不凭机关不靠血统就依仗三尺长剑斗败几近全天下。
“天纵之才。”
那个让他输的人是谁?
长安城内他全身而退,却被挫伤了一身骄傲。
醇香美酒作伴,他在放逐自我的路上越走越远,同时再次向最强的巅峰发起冲刺。
虽铩羽而归,却依然勇敢无双。

——————
[我也有最讽刺回忆的墙]
行医四方,纯真善良。
“一朝洗雪十年沉疴。”扁鹊醉心医术沉迷救人却没注意到师父眼中闪烁着猜忌的光。
“妙手回春。”
那个尊贵万分迎接他的人是谁?
他名声震动天下,被召入宫为秦王治病却意外发现了离开多年的师父。
秦王病愈却猝死,论法扁鹊应诛。
如果不是师父陷害追杀的话…
被至亲之人亲手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再寻不回双眼往昔的明亮,无声记忆在心里筑起了讽刺的高墙。

——————
[世上所有情绪于我都无关痛痒]
性情无常,淡漠如霜。
他还是医生,冷漠无情的医生。
无论睁眼闭眼,世界在他眼里都是一片黑暗,那自己一起黑暗就好了。
以身试药,索求尸体,拒绝出诊,诊金高昂…
呵,算什么。
旁人的心碎泪水哀求死生又与他何干。
医术也好,魔道也罢,在他看来,只要能给予那个人最致命的一击,死亦无谓。

——————
[利爪撕扯开我狡诈的伪装]
草叶摇弋,心起涟漪。
那白衣剑客倒是有趣的紧。
明知诊金高昂,明明是一些自己就可以处理的皮外伤,却偏又抱了坛坛珍藏美酒来充了药钱。
人都道扁鹊冷漠若冰治病如神,唯独那人眼睛透亮近乎残酷的撕扯开他的伪装。
在目睹了一次他因诊金太低拒绝治疗,病人家属愤愤骂了一句“吝啬”转身离去。
他置若罔闻,却伴了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
一袭白衣的剑客仿佛月下谪仙,叼着根草梗唇角微翘,声音温柔却藏了些看穿人心的狡黠:“越人,我知道,你不是爱财也不是冷漠。”

——————
[你是夜色将至时微光]
不知道从哪天开始,扁鹊开始唤那剑客“太白”,所收诊金也渐渐减少到零,看他受伤就主动闪身去给他治疗,闲时也应他对饮之约与他温酒道夜话。
“太白,我可以相信你么…”
被至亲之人推入无底深渊的经历不想再有第二次,但他偏似微光降临在仇恨中。
爱使冰凉心脏上的霜逐渐消亡。
“我心悦你。”

——————
[爱才能如此肆虐膨胀]
在扁鹊低头为他处理伤口时李白一直注视着他:从额前白发到轻锁的眉,从墨色眼眸到微抿薄唇。
他终是没忍住低头轻啄了一下那小医生的唇,一点绯色从唇角渗开绽放在扁鹊脸颊。
“……”
一阵沉默让空气都变冰凉。
爱意却在冰凉空气中升温膨胀。

——————
[我竟期盼被吞噬被你仔细品尝]
看图,文字会被吞。

——————
[你是我的是我一生只一次的跌宕]
“在今天,天地作证。
你是否愿意和你面前这位先生结为夫妻,愿意照顾他一生一世。并且无论贫穷或富有,健康或疾病,无论是他年轻靓丽还是年华老去,无论是顺境还是逆境,都始终如一的爱他、尊重他,并用你所有的努力去满足他关于幸福的憧憬。你愿意吗?”
“我愿意。”
“一曲歌来酒一遍,再拜陈三愿。
一愿君长命百年,
二愿君岁岁平安,
三愿你我常相见。”

——————
不知道写的是什么,拖了很久,反正是写完了。

评论(9)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