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婉

齐婉。写写画画,随性而为。

夏天要到了却仍然总是黄昏,人潮涌起,复又散去。而每一班公车都播着同样的情歌。

车窗外夜色灯火应当像群山起伏一重一重的压来,而彼时我身畔是有你的。
我再次跑过一个街角,又一个街角,我跑过所有的街角我不能撞见你。

我想我是永远不会再撞见你了。
你知道,春天的郑州,符合我对一个城市的全部期许。

然而生之永夜,绵绵无期。虚无当前,爱也只是借口。
就算温柔再多,亦不可再次与之共赴。
而我,着实是羡慕着霍小玉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