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婉

齐婉。写写画画,随性而为。

#借梗
#李白×扁鹊
#ooc算我的

扁鹊是出了名的凉。
常年不带一丝笑意,看人的眼神也是冷漠清俊,周身皮肤也是冷冷的蓝色让人难以靠近,难得说几句话也是声音冰冷言语无情。
就是这样一个医者偏有个挚友名唤李白。
生就一双桃花眼,眸中萤光宛似流转水波摄人心魄,举手投足间尽带风流,偏爱着占有人心的感觉 ,欠下一身风流债。

————————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夜雪,歌台饮温酒道夜话。
看窗外华灯初上,听窗内笑语盈盈。

—————————
如果扁鹊不曾说话,大概是会平安无事的结束这场欢聚。
他酒量并不好。
几樽酒下肚,他已呼吸急促,脸颊发烫,视线朦胧,看李白也眉目模糊。
醉了。
喉咙失去颤抖,思维失去自由。
一直妄想抑制着的那个梦终于在大脑失控时脱口而出。

————————
也许算的上是疯狂的理智,他红着眼轻声问对面的人:“你为何对某没有非分之想?”
一字一句又是重复。

————————
不知道怎么结尾。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