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婉

齐婉。写写画画,随性而为。

#离轲
#飞鸟症
#略改史实
#ooc致歉

——————
他死了,留下年幼的妹妹。
听人说他死的极惨,罪人便是那嬴政。
报仇…为挚友报仇的念头几乎吞没他所有理智,他这样想着,也如此做了。
他带了那个红衣小姑娘在身边,日日对她严苛无比要她好好练武为兄复仇。

——————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那小姑娘也从总角之年到豆蔻娇颜再到二八年华。
她已经是个优秀的刺客了。
他看着那红衣少女手执利刃,奔赴一场又一场死亡盛宴。
半寸利刃渴望咽喉。
血迹映寒光,利刃衬葇荑。
红衣沾他人血迹斑斑却是妖冶极,美艳极。

——————
他也不是没有过心动。
那日少女罕见的带了伤回来。
零点过后,一只黑鸟破皮拆肉撞破本就血肉模糊的伤口飞向屋外,那鲜血让红衣更红。
他第二天一大早好说歹说见了怪医扁鹊,扁鹊说她是患了罕见的飞鸟症。
他求了一瓶促进伤口愈合的药硬是逼了少女带在身上。

——————
那日太子丹来寻她。
她自然不会放弃为兄长报仇的机会,他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带了些担心,沉默的为她擦亮匕首,打点行装。

——————
“至易水上,祭祖取道,高渐离击筑,荆轲和而歌,……,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他在她就车而去前拉住了她。“阿轲…活着回来,我…告诉你一句话。”
她眯眼扬眉,笑靥如花。“好,等我回来。”

——————
“荆轲逐秦王,秦王环柱而走。”
……
“遂拔剑以击荆轲…被八创。”
“荆轲自知事不就,倚柱而笑。”
见不到那紫衣乐师…他的心愿也不曾…她叹一声自杀。

——————
一只白鸟冲破少女心脏,不沾一点血迹,径直冲出了宫门飞向燕国。
秦王与诸臣皆大惊,目眩良久。
那白鸟一路飞到紫衣男子手中,从此再也不闻他爽朗笑一声“听离哥,为你奏响离歌。”

——————
高渐离饲养白鸟几年后入秦宫做乐师。
双目被废时他模糊看到第二日黑鸟从眼中飞出。
一日筑中灌铅欲击杀秦王。
失败自杀。
死前他似乎感觉到两只白鸟飞往一处。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