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婉

齐婉。写写画画,随性而为。

改后的史向大刀。

#英雄如美人,不能见白头。
#ooc的一个邦吧算是

朕的韩卿踏雪而来,沉重甲胄掩不住他一身傲气。远远见他躬身行礼爽朗道一声“幸不辱命。”朕只来得及唤他一声“韩卿”,连一个“赏”字都来不及说出口,梦便醒了。

下意识的看看身边,王后正眼中满含惊惧的看向我,她轻声道一句“韩信已死”,朕便醒透了。

朕细细端详她,黑发间生出银丝,眼角蔓延几道皱纹,脂粉钗钏锦衣华服也无法掩饰她已经老了的事实。

朕只能拥她入怀安慰她一句:“雉儿做的很好。”

等她复又睡去朕却再难入眠。

那日朕率兵刚进京,便被告知朕的韩卿被朕的王后下令杀死了。

朕那日只是说了一句“雉儿做得很好”。

朕的韩卿是个英雄,朕敬他也畏他。敬他为朕打下江山如画,畏他一身傲骨无可欺压。

朕的韩卿和王后都是有野心的,而野心只会随着时间推移愈发膨胀。

比起韩卿对政务一窍不通却要日后造反受政务折磨,一生英勇却连个“反将”之名都洗不掉,朕宁愿见王后随年华老去饱受权位风波老病折磨。

是故她杀了朕的韩卿朕却不怪她。

因为..杀了他也是朕的意思啊。

朕只要朕的韩卿是勇猛果敢的将军,他永远三十五岁,他永远披着忠心的皮。

朕可以在梦里回忆他红发银甲乖顺模样,何苦要留他野心见他随朕白头老去彼此提防,让朕多几日不安。

“雉儿做得很好。”朕这么说,朕也只能这么说。

评论

热度(40)